,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英雄故事 >> 刘胡兰的英雄事迹

刘胡兰的英雄事迹

2018-01-16 21:01:43 来源:精品故事网 浏览:57024

  刘胡兰,原名刘富兰,1932年10月8日出生于山西省

  文水县云周西村的一个中农家庭。母亲早亡,父亲刘景谦续娶胡文秀为妻。胡文秀将刘富兰名中的“富”字改为自己的姓氏“胡”,从此更名刘胡兰。继母积极投身于妇救会工作,并非常支持刘胡兰参加革命。

  刘胡兰8岁上村小学,10岁起参加儿童团。1945年10月,刘胡兰参加了中共文水县委举办的“妇女干部训练班”。学习了一个多月,回村后她担任了村妇女救国会秘书。1946年5月,刘胡兰调任第五区“抗联”妇女干事;6月,刘胡兰被吸收为中共预备党员,并被调回云周西村领导当地的土改运动。

  1946年秋,国民党军大举进攻解放区,文水县委决定留少数武工队坚持斗争,大批干部转移上山。当时,刘胡兰也接到转移通知,但她主动要求留下来坚持斗争。这位年仅14岁的女共产党员,在已成为敌区的家乡往来奔走,秘密发动群众,配合武工队打击敌人。

  云周西村的反动村长石佩怀,为阎锡山军派粮派款、递送情报,成为当地一害。1946年12月的一天,刘胡兰配合武工队员将其处死。阎锡山匪军恼羞成怒,决定实施报复行动。1947年1月12日,阎军突然袭击云周西村,刘胡兰因叛徒告密而被捕。她镇静地把奶奶给的银戒指、八路军连长送的手绢和作为入党信物的万金油盒——三件宝贵的纪念品交给继母后,被气势汹汹的敌人带走。刘胡兰在威逼利诱面前不为所动,被带到铡刀前眼见匪军连铡了几个人,怒问一声:“我咋个死法?”匪军喝叫“一个样”后,她自己坦然躺在刀座上。刘胡兰牺牲时,尚未满15周岁。

  毛泽东在指挥全国战局之余,为刘胡兰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刘胡兰是已知的中国共产党女烈士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她凭着对人民的感情和对共产主义理想的坚定信念,在铡刀面前坚贞不屈,视死如归。这种表现,恰恰是共产党的革命教育深入千千万万农民心中的结果。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战争,从本质上讲是一场新型的农民战争,是用先进阶级的思想发动和武装千百万原来是小生产者的农民。刘胡兰作为一个14岁的农村少年便能加入共产党,这首先在于她从儿童团起就接受了党的教育,并看到党领导的土地改革给贫苦农民带来了根本利益。为了捍卫本阶级的利益,她能不贪财、不惧死,最后面对敌人的利诱,只回答说:“给我一个金人也不自白。”在刑场上,她又大呼:“怕死不当共产党。”当时,匪军曾从现场的群众中拉出几个人,要他们去打刘胡兰,但没有一个人动手,这也恰恰表现出当时党与群众的鱼水关系。

  1947年3月26日,毛泽东为刘胡兰亲笔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那恰恰又是中共中央刚刚从延安撤退的8天后,毛泽东正决定离开陕北以游击方式同国民党军周旋。在此紧要关头,全党的领袖在指挥全国战局的百忙中,为一个年轻的女党员写下这样的文字,正有着激励全党和全体解放区人民去英勇奋斗以赢得战争胜利的寓意。

 

    针对北京某高校一位副教授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在武力胁迫下,乡亲们颤抖着,铡死了刘胡兰》,解放军报再述刘胡兰牺牲真相,展现刘胡兰的英勇事迹。
真相还原
    山西省军区宣传干事唐亚平17日赴胡兰村,现场采访了还健在的当年刘胡兰就义场面的两个目击者。
目击者之一:高二成(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人,1932年出生,1955年入党,解放后曾任云周西村村委会主任)回忆:


   1947年1月12日,天还没亮,敌人就把云周西村包围了,不让村里面任何人出去,每家只许留一个人,其他人都到观音庙开会。
在观音庙开会的总共有四五百人,男的一边,女的一边,都站在观音庙前面。刘胡兰随着人流走到了观音庙。
    我当时还小,害怕极了,因为我舅舅是当兵的,大哥原来是民兵,也在人群里。
   敌人在观音庙西边护村堰前架起了机枪,叛徒石五则在现场就把刘胡兰认出来了并把她带进庙里。
不久,刘胡兰和五花大绑的六个人被敌人拉出来,敌人把这六个人用铡刀铡了以后,就听见叛徒石五则问刘胡兰,村里有多少个八路军,有多少个共产党,说出来就放了你,可是刘胡兰就是不说。
    刘胡兰不说,阎匪军就把她绑住,往铡刀前推,刘胡兰走到铡刀前,一跪一躺,侧躺到铡刀下面,阎匪军头目大胡子问她怕不怕,刘胡兰说:“怕死不当共产党!”刘胡兰远望着吕梁山,大胡子以为刘胡兰若有所思,等待着她招供。刘胡兰猛地回过头来,大声问大胡子:“我咋个死法?”大胡子瞪着血红的眼珠,声嘶力竭地吼道:“一个样!”刘胡兰就这样英勇就义了。
    目击者之二:白天广(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人,1930年11月16日出生,1955年入党,解放后曾任云周西村党支部书记)回忆:
   1947年1月12日那天,我起得早,拿着筐子去村边拾玉米杆做柴火用,突然发现从邻村那边过来一队阎匪军分成三路,一路走南边,一路走北边,把我们村围了起来,中间一队人直接去了村里。阎匪军没理我,一会儿,村里面边敲锣边喊话,让一家留一个人,其他人都到观音庙开会,我就回了村。
    一进村,阎匪军就不让我们回家了,直接把我们带到了观音庙那儿的刑场,周围是阎匪军架着机枪。到了那儿,就看见从观音庙出来几个“复仇队”的人,他们在人群中转着转着发现了刘胡兰,上去想抓她。刘胡兰厉声说:“我自己会走!”当时,刘胡兰和她母亲在一起,她掏出袋里的手绢,取下手上的戒指给了她母亲。“复仇队”的人逼着她进了观音庙里。后来,有一个阎匪军的大胡子在村民前面讲话,意思是要找出村里和共产党有联系的人。他们把男女分开,把男的赶到南面,女的赶到北面。一会儿,从观音庙里拉出7个人来,让站在大家前面,刘胡兰就在里面。
    大胡子讲话的时候,有几个阎匪军和“复仇队”的人从村里抬来铡刀,还抱来了一些木棍。那6个人在乱棍之下晕了过去,被拖到铡刀下铡了。敌人接着过来推刘胡兰,但是被刘胡兰一下子甩开。刘胡兰抬头挺胸地到了铡刀前,她把头上的毛巾整了整,又望了望群众,一下子就躺到铡刀下。我们是在二道堰南面,离刑场有八九步远。压铡刀的“复仇队”和阎匪军太残忍了,刀铡下去后,刘胡兰的头就滚到一边,她的毛巾全成了红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赞助商链接
闯红灯